抑郁症患者,自我控制中

是一个没人关心没人爱的智障

文野/刀乱/凹凸/日式RPG/ES沉迷中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文豪野犬乙女向】魔物 ①

*架空注意

*非常彻底的乙女向注意

*女主自设注意

以上

正文——

===他们是?===

===他们是生长于黑暗中的魔物啊===

「哈啊······哈啊······呼······」

没有人告诉过我他们长什么样子。

「不、不要过来······!哈啊······哈啊······」

因为根本没有人见过他们。

「谁、谁来,救救、救救我!」

不,准确的说。

「求求你了······!放过我啊啊啊啊啊啊——!」

见过他们的人,都死了。

他们是生于黑暗中的魔物,没有人能够活着从他们的囚笼中逃出升天。

更不会有人在被他们抓到后还活着。

——我,大概是个例外。

=================================

「那么,这么美丽的小姐要怎么处置呢~?敦君你有什么好的「料理」方法吗?」

「诶、诶?这种事情还是问中也先生比较好吧···?我···我好像一直都是生吃来着······」

「哈?我可不想为了你和这条死青花鱼开一瓶上好的红酒。」

「我也不屑于用蛞蝓的红酒来当做我的晚餐的佐料呢。」

「······唔」

头好痛。

「敦君你刚刚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了吗?」

感觉自己被绑在什么东西上。

「没有啊······太宰先生我知道你的耳朵很灵,但还不至于到这个幻听的地步吧?」

手脚也使不上力气,而且——

「你们省省吧,这家伙要醒了。」

——肚子好饿。

感觉饿得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哐当——!」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手腕上冰冷的触觉让我明白了我现在的处境。

——我好像被某些人抓了,然后他们还把我锁起来了,用手铐和脚铐。

以及刚才隐隐约约听到了抓我的那些人的对话,所以说「生吃」和「料理」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啦。

「哎呀,美丽的小姐,欢迎来到我的领地。」

果然还是先把眼睛睁开比较好,但是——

映在我眼前的,是一张笑得宛如······用什么形容好呢······JK?没错,是一张笑得宛如JK的精致面容,注意,还是男性。

男性?!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声明一点,我没有什么所谓的异性恐惧症,你在这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被异性这样近距离接触试试看啊?!

「那个······太宰先生······你好像吓到这位小姐了······」

「呼呼~真是有趣呢。」

名为「太宰」的男人直起身子,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有趣」个头啊,刚才不还在商议怎么「吃」她么?喂,小姐你想怎么死?红烧还是清蒸?」

「诶,慢着慢着,蛞蝓,这位小姐可是我捉到的哦。」

还没等我看清楚那位说要把我红烧或者是清蒸了的男人,这位太宰先生又顶着那个笑容凑了上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打了个响指,困住我的手铐和脚铐瞬间打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太宰先生就举起了我的手。

「鉴于这位小姐与众不同的可爱反应,我决定不吃她了——!」

「诶诶诶诶???太宰先生···??」

「哈——?你在说什么啊死青花鱼?」

然而拉着我的手的太宰先生并没有回答其余两人的问题,只是笑眯眯地看向我。

「那么,美丽的小姐,你愿意,作为女仆留下来吗?」

女、女仆?!

等一下啊,给我说明一下这是个什么鬼情况啊?!

「等等等一下!为什么我要当「女仆」啊?还有一开始你们就在说要「吃」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诶——?小姐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身份吗?」

完全没有。

我摇了摇头,疑惑地看着脸上有些失望的太宰先生。

「嗯~怎么和你解释呢?敦君你觉得我是直接告诉小姐的好,还是给她详细地解释一下经过?」

「直接···吧?」

「我怀疑她会被冲击到然后晕过去的。」

「那好。」

秘密会议结束,太宰先生又转了过来,但印在脸上的笑容却不一样了,多了一份···邪魅也说不定。

「听好哦,小姐。」

「我们,就是「魔物」啊。」

——

未完待续

================================

终于写出来了!!!【激动】

评论(6)
热度(54)

© 死ん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