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乙女/小排球/小英雄/MM/RPG/OB11/ES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文豪野犬乙女向】黒の人形

===我们的人偶小姐可是黑手党的「吉祥物」啊===

===所以,无论何时都要洁白无瑕才行===

——四年前

任务结束。

从那个躯体里流出的肮脏血液侵入黑色的土地,顺着土地的脉搏渗入埋葬于地下的树根中,树根被染上了一层污浊。

——我也一样。

从港口黑手党把我于父亲那里买来开始,我就被染上了一层污浊。

是根本无法洗清的污浊啊。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小柿和小初(注解①)在我身边就好了;只要那个人在我身边就好了。

那个人是谁?

十二岁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之,只要心里记得他就好了,就算有朝一日他会离开我。

「啊,太宰先生,果然在这里。」

推开沉重的铁门,稳住差点摔倒的身体,我看到了那个人。

——任务结束后不在黑手党的据点,也不在常去的游乐园,就一定会来这里,这个名为「LuPin」的酒吧。

我还没有满十五岁,按道理是不能进入任何酒吧一类的场所的,但是,这里有那个人,只要是那个人待的地方,不论再遥远,我都能找得到。

「哟,人偶小姐,结束得蛮快的嘛。」

太宰先生盘腿坐在吧台椅上,身上的伤口又多了一些,大概是前几天的那场枪战所造成的,但绝对不是枪伤之类的,应该是中途想要上厕所却因为太急而摔伤的。

「虽然对方只是三个三流刺客,但小姐你还是用了那个能力是吧,这是小姐杀的第几个人了呢?」

「本来准备留活口回来让太宰先生拷问的,结果看到他们身上绑了炸药。」

我爬上太宰先生身边的吧台椅,向老板要了一杯弹珠汽水。

「没有办法只好杀了,但身上没有带手枪和刀,BOSS君也没有安排人手给我,所以只好用了能力。」

「但结果自爆了两个是嘛?」

「嗯,所以应该是第186人,死于我的能力的第4人。」

太宰先生放下手中的PSP,举起酒杯。

「为了什么而「干杯」?」

「为了小姐这次任务的圆满成功啊~♪」

我疑惑地看了太宰先生一眼,但还是笑着举起了弹珠汽水的塑料瓶。

「虽然「意义不明」,但还是「干杯」。」

「啊,小姐你这里的血。」

啤酒下肚,太宰先生又扭头看我,一脸惊讶地指了指我右眼绷带上的点点血迹。

「诶,这个大概是击杀对方时由动脉喷出来的血吧···?没关系的哦。」

「那可不行,我们的小姐要一直「洁白无瑕」才行。」

太宰先生一边笑着说,一边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卷绷带。

「来,要我帮你缠么?」

「谢谢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凑了过来,很快地找到了绷带的开头处,轻轻一扯,我那只金色的眼睛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真是漂亮的眼睛呢,人偶小姐。」

是很漂亮,但那是所有异能者忌讳的禁忌。

我闭上眼,一边感受着太宰先生温柔的指触一边这样想着。

我的右眼代表着我的异能力「人偶之华」中的「绝对」,而左眼仅仅代表着「人偶」,战斗中右眼上的绷带一旦被撕开,就像是中也先生的黑色手套取下来一样,是我无法控制的,那会使我所操纵的人偶狂暴,并让对方根据我的意愿而行动,比如说,「下一秒,请到我面前来受死。」(注解②)

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失去理智,心里只有「杀戮」和「鲜血」,需要太宰先生的「人间失格」进行阻止。

否则的话,我可能会杀掉除了我和太宰先生外的所有人。

「好了,怎么样,我绑绷带的技术还不赖吧?」

我睁开眼,右眼前如往常一样一片漆黑,但却没有了让人不舒服的束缚感。

——绷在上面的绷带松紧正好。

「啊···嗯,非常好哦,太宰先生。」

「不错嘛人偶小姐~不像那个小子,至少会感谢别人~」

他笑着点了点头,扭过头去喝了一口啤酒,又拿起了PSP。

「啊,对了。」

「?」

正当我准备起身去吧台后找猫粮来喂趴在我手边的黑猫时,太宰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叫住了我。

「为了庆祝小姐的第五次任务圆满成功~啾~」

柔软的发丝扫过我的脸颊,额头上突然落下了一个温热的吻,让我的大脑瞬间死机了。

长辈对晚辈的鼓励。

这是太宰先生特有的方式呢。

END

注解①:主角异能力所召唤的人偶,小柿为身穿和服的短发人偶,小初为长发。

注解②:所以我就这样胡乱加了一个超强力的异能力进去。

最后:我们主角是有名字的哦,名曰“长乃桧 柿初”,所召唤的人偶的名字也是由她的名字拆解而成。

“人偶小姐”是柿初在黑手党内的别号,题目“黑色人偶”是由于她的异能力以及比镜花多得多的杀人数目而取的。

祝各位食用愉快❤

ps:非常抱歉现在才想起,那个酒吧的名字我有些记不清了……如果有错误请留言,我会更改的|・ω・`)


评论(2)
热度(51)

© SCP-???-死んだ-突破收容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