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患者,自我控制中

是一个没人关心没人爱的智障

文野/刀乱/凹凸/日式RPG/ES沉迷中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王樣生贺】埋沒於人群中的你

===埋沒於人群中的你===

===親愛的國王大人,生日快樂~♪===



今天。


五月五日。


大概,似乎是你的生日呢。


你看着墙上的日历,若有所思。


这个房间的位置是根据那个人的喜好所选的,窗户的朝向正对着大海,早晚都可以感受到来自海滨的,带着咸甜气味的微风。


「想要每天都和月永一起,在屋顶上看日出日落呢。」


所以你才会在阁楼上让工匠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窗户,系上可以自由上下的绳梯,为的就是能够实现那个人不经意间说出的「想要」。


但那时从什么时候起呢?


你也不记得了。


像是在昨天,又像是在很久以前。


那个总给你带来惊喜和灵感的,被你称作徒弟的人消失了。


——无影无踪。


奇怪的是,周围的人似乎都不曾记得有那么一个人,就连梦之咲学院里曾经让那个人停留的学科、座位,好像都不曾有过。


只有你记得她。


那个自己都照顾不好却还来照顾包括自己在内的三十多个偶像的制作人小姐,在其他人的记忆中,就像是黑板上的粉笔字被擦掉了一般消失了。


「嘟嘟——」


「?」


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机身随之不停地震动着,似乎是谁打来了电话,你给通讯录里的每个人都设置了不同的来电提示音,这个声音明显不是你所期待的那个人的——


「喂~国王大人吗?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哦?有没有忘记呢~?人家可是来提醒你的哦,如果你忘记了的话,待会儿泉酱又会说什么「超~烦的」,这样对寿星可是不好的呢,是吧是吧?」


是鸣啊。


你一瞬间有那么一丝的失落感。


你的人生中重要的事无非也就那么几件,灵感、作曲、Knights,还有那个人。


尽管同样是重要之物打来的电话,但对你来说意义却不一样。


差别大着呢。


你随便应付了几句,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些,至少不要被鸣注意到就好,被泉注意到大不了就是被数落一顿,然后还可以「莫名其妙」的大哭一场。


「哼哼~♪国王大人还是老样子呢~那接下来就请到这个地址来······我和泉桑为你准备了很棒的礼物哦!快点过来吧~♪」


记下了鸣在电话里说的那个奇怪的餐厅地址,你挂断了电话,起身去简单洗漱了一下,换好衣服,和妹妹以及其他家人打过招呼后便出门了。


转了三趟电车,总算来到电话里的位置,是一家风格别致的西餐厅,也有提供日式料理的自助。你听说过这家餐厅,也计划过未来有朝一日可以带那个人一起来吃一顿饭,但现在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你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餐厅的大门——以往人满为患的餐厅大堂今天只有寥寥几人,立在大堂中央的自己的立板格外醒目,穹顶还用漂亮的、闪着金光的彩带装饰了。


大概是新人用自己家的权利包场了吧。


你这样想着,完全没注意到从侧面突袭过来的彩带拉花,毫无防备的被鸣喷了一身。


「Happy birthday~!」


「呜哇!鸣君你搞什么?!国王大人可是被吓呆了了哦?!」


「哈啊~小濑真是吵死了呢······你看老小不是显得很兴奋吗~♪」


「Happy birthday!月永前辈!」


一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喧嚣起来,而自己仿佛是格格不入的那个笨蛋一般呆立在原地——那个人。


你穿过漫天的彩带,看见了站在离自己不远的那个人。


是你吗?


真的是你吗?


「小···杏?」


「生日快乐哦~月永前辈~♪」


END


===愿你的未来,永远不要有悲伤===

===愿你的未来,永远如宇宙一般广阔===

===愿我在十年后,依旧记得那个曾经给我带来奇迹的你===

===愿我在十年后,依旧记得那个在我悲伤时候让我坚强的你===

===希望我一辈子都不要忘记你===

===我永远的王,月永レオ===


I have no strength to love you, but I will still remember you.


评论
热度(55)

© 死ん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