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患者,自我控制中

是一个没人关心没人爱的智障

文野/刀乱/凹凸/日式RPG/ES沉迷中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ES二次创作】大正妖怪の新传

【一】
几近午时,下了一上午的小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连串的雨水沿着神社的青瓦滴落在夹缝中长满翠绿青苔的石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庭院里栽种的樱花依旧显得神采奕奕,虽说被笼罩在了一片阴雨中,但还是尽情展示着自己的枝叶,不紧不慢地吮吸着带给自己养分的雨水。


“每到了下雨的时候,司都很开心呢。”


清点好一大早从白兔妖那里收来的药材,神社唯一的巫女零站起身来,推开竹门,来到外面的长廊上,远远观望着那株一开始就栽种在神社庭院里的樱花树,雨水不停地打落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打湿了童子服的下摆,一阵来自深山的寒风掠过长廊,穿着单薄的零不由得轻轻打了一个带着寒颤的喷嚏。


“司酱是樱花妖嘛~下雨可是吸收养分的好时候~换做是人家也会开心呢~”


极乐鸟妖鸣上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零的身边,用宽大华丽的右翅揽住还在打寒颤的零,使她感觉不那么冷。零将披在肩上的披肩拉紧一点,向岚身边靠了靠,大概是因为岚是身体内蕴含着强大灵火的极乐鸟,只要靠近他一点就不会觉得寒冷了,再加上那些五彩华丽的羽毛包裹住了自己,零仿佛就是穿上了世界上最美的衣装。


“这个天气真是超~烦人的,不能出去观察那些混蛋军人的情况,万一受到攻击怎么办?”


蛇守濑名泉厌烦地看着灰暗的天空,乌云在樱木山上方越积越多,不时还伴有一声闷闷的响雷。系在梁木上的风铃被山风刮得疯狂舞蹈,清脆的铃声随着风铃主体不安分地摇摆也不断地响彻整个山头。


“泉没有必要这么拼命啊?前几天司把神社附近的结界又加强了一个层次,那群士兵来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零笑着安慰道,听了这番话的泉没有再像往常那样多说几句不耐烦的话,只是扔给了她一个充满莫名其妙意味的眼神,便推开身后的竹门,进到屋子里去了。泉刚进去,酒吞童子朔间凛月就打着哈欠揣着葫芦酒瓶出到了外面,见到外面下着小雨,伸了一个懒腰,有些可惜地说道:“唔·····下着雨的·····不能睡小零酱的膝枕了······”接着便打开了酒瓶,象征性地喝进一小口异常香甜的烈酒,再次推开竹门,进屋睡觉去了。


“诶,对了,最近几天月永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岚你知道吗?”


“月永啊?昨天晚上人家要睡觉的时候看见他回来了哦~好像在后面的和室睡觉呢~要人家叫他起来吗~”


“啊,不用了,只是问问而已······”零点了点头,又问道,“葵两兄弟呢?”


“哦~过几天就是百鬼节了~他俩去做百鬼节的准备了~估计要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才回得来呢~”


不愧是狐妖一族,怎么可能放过百鬼节这个恶作剧的好机会,看来山下的人又要有的受咯~零笑起来,山上的山雾越来越浓,已经将爪牙延伸到了神社前的神柱走廊上,对寒气比较敏感的岚提议进屋去烤暖炉,零也没有多想在外面继续待下去,临进屋前,向庭院的樱花树问了一句:“司要进来吗?”


樱花树微微颤抖,在树下化出一位撑着红色油纸伞的赤发少年,他快速穿过庭院,穿着木屐踩上了木质台阶——“如果是姐姐大人的邀请的话,进屋来暖和一下也无妨。”


零接过油纸伞,将其收拢,放在门边的竹筐里,推开拉门,橘子的香气和暖炉特有的香味弥漫在房间里,在和室睡觉的月永也不知何时坐在了暖桌的北座上,正端着大麦茶慢慢品尝着。


零靠着司和岚跪坐下来,给自己沏了一杯茶,稍作冷却后灌下了肚肠——希望以后一直都能这样安心地过好每一天呢。


第一章 END


评论
热度(2)

© 死ん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