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重度抑郁症患者

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刀乱/全职/宝石/文野/ES/原创/声优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AOTU」Alice's World

-前言-

各位好,这里是死んだ,平时称呼我为「柿初」就好。

Alice's World是很早之前的乙女向企划了,只是近期才被我放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企划是否足够有新意,以我的能力能不能够做出来,不过在释出设定预告后看到评论和热度就忍不住惊呼了「诶居然那么受欢迎!」,的确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呢!(笑)

不过之后的剧情会如何发展就全看我和其他初始参与人员了,非常抱歉的是有一位预定参加的小姐姐因为成绩的关系没能和我选择走一条路,所以后期拖稿也很正常(bushi)

接下来要讲的事情或许会有一点伤感。Alice's World会成为我的退坑作,也就是说,今后我基本就不会出没在凹凸乙女的tag里了,这个圈子尽管带给我了无数欢乐与感动,但它带给我的痛心或许更多,我认为我选择退圈是正确的。

那么,请在座的各位,欣赏我最后的礼物吧。


BY 柿初

18.01.06










-Alice's World-


-Do you know where my pocket watch is?-


-克罗克斯的古老怀表-


-安迷修视角-


我越来越觉得昨夜发生在钟心轴附近的空间流絮乱【注:存在于DREAM WORLD中的介质,如果收到外力影响会产生絮乱,这一现象会导致轮回速度加快】不是我最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我索性将今日值班的工作交给了刚上任没多久在我旗下担任守卫骑士的新人,独身前往位于中心城十七号银巷【注:DREAM WORLD中每个城市的街道巷口分为金、银、铜三个等级,越低等级就表明其中越复杂弥乱】内的酒馆,决定用酒精来激活我的思维。


穿过中心城广场,在一号金巷口处左转,接连通过六个岔路口后沿着右侧楼梯向下走,就来到了比金巷略显嘈杂的十七号银巷。


我循着酒精的味道找到了这家隐藏在角落里的酒馆,用铜银混合物打制成的招牌歪斜着悬挂在微闭但的大门,似乎轻轻一碰就可以彻底垮塌,然后将它下面这位钟心骑士团团长——我砸个半死不活。


那样的话,酒馆的老板可就会面临长达25个轮回的监禁。


我毫无顾忌地推开酒馆特有的沉重木门,前脚还没踏进去,一串用铁丝连接起来的灰黄色酒瓶就摔在了我的面前,紧接着,一阵十分不客气的大小从酒馆深处传了过来。


估计又是些地痞流氓吧。


我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到吧台前坐下,未等我开口,上了些年纪的酒保就微笑着将一杯北国蒸馏酒放在我的面前。


「看来是在下最近来得太频繁了啊,连在下最常点的东西都记住了,不过,下一辈换成苦艾酒吧,不加冰。」


我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黄金色液体喝下一半,然后又向酒保要来了一些牛肉丝,算是拿来消遣的下酒菜。


「哦!是安哥啊!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也在这里喝酒啊?」


背后响起一个元气十足的声音,根本不用刻意去猜那是谁,光凭对我的称呼就已经可以判定他是谁了。


「要一杯汽酒,加冰,谢谢!啊对了,吃的和安哥一样。」


金将褐色的礼帽放在吧台一侧的支架上,然后挨着我坐了下来。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钟了?」


「钟心轴上层要求我们调查昨晚的空间流絮乱的原因,就把工作丢给了一些经验尚浅的新人,说是什么「你们既可以腾出时间调查原因,新人又可以得到训练」,其实只是他们自己不愿意操心下面的事情罢了——安哥呢?我记得你今天要值夜班吧?」


「在下也在为空间流时间发愁呢,就把工作丢给了新人,跑到这里想着用酒精激活一下在下的脑筋。」


「那看来我们俩想的是一样的!!来!干杯!」金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金所属的钟心管理局是钟心轴分配到下层的直属部门,按道理说职位比我的高一阶,但他还是跟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距离感,不,倒不如说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他的性格一直很单纯乐天,让周围的人无法想象他如果被黑暗指染会是什么样子。


——但,在这个DREAM WORLD里,黑和白都是一样的。


「对了,昨天我见到了格瑞。」


格瑞?斯贝斯的那个有名的斩首者?


「他跟我说——」


「ALICE完成了这一次的轮回」



评论(1)
热度(34)

© 死ん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