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乙女/小排球/小英雄/MM/RPG/OB11/ES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AOTU」私の痛みの街角にはあなたがいない

——致失去「痛觉」你们

——「开始」亦或是「结束」





死んだ/柿初





私の痛みの街角にはあなたがいない







刺下去。


不会痛的。


刺下去。


之后你就会解脱。


「······」


你终究无法战胜恐惧。


掉在地上的小刀,白气蒸腾的热水,还有跌坐在角落的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来的温热液体,滴落在还未愈合的红色疤痕上。


痛。


痛苦。


十分,痛苦。




跳下去。


不会痛的。


跳下去。


之后你就会解脱。


「······」


无人的天台,老旧的学生鞋,和瘫倒在栏杆旁的你。


干涩的嘴唇努力地做出了嘶吼的动作,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渗出的鲜血滴落在水泥地上。


死。


想死。


十分,想死。




「如果您听到这条信息,说明对方可能暂时无法接听或是不在服务区,正在为您打开留言信箱——哔——」


「······抱歉。」


真是懦弱极了,开口便是道歉之语。


「我、我知道你现在可能很忙······但······」


真是可笑极了,说到一半便会哽咽语塞。


「拜托了······请······和我说说话吧······一句、一句就好······」


真是无能极了,恳求别人都是这样有气无力。


「求求你······我······好痛苦······」


还能做些什么?


喘着粗气放下话筒,像以往那样倒在沙发边上一动不动。


真的,无法继续活下去了。





「小姐,请慢一点,在下要跟不上了!」


你跑在他的前面,他那双祖母绿般闪亮的眼睛总是跟随着你。


「小姐,在下回来了。」


你在他出差回来时扑进他的怀里,他那双温暖的大手总是会轻轻抚上你的头顶。


「小姐,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在下还在您的身边呢。」


你的病情日益恶化,从你的嘴里总是能够听到「痛苦」和「死亡」,他那宽阔的胸膛总是会给予你适当的安慰。


他不在了。


他离开了。


安迷修,「最后的骑士」,背叛了「主人」,离开了!


「安迷修······」


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初遇时的街角,看到的却是在夕阳与红砖楼的映照下,微笑着的他和她。


被注意到了,打满问号的疑问句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嘴边就变成了祝福的感叹句与陈述句。


伪。


伪装。


伪装,自己。





空无一人的客厅,杯里冰冷的水,和——你。


「离开···?小姐说笑了,在下怎么可能会离开,在下是「骑士」,是守护小姐你的「骑士」啊,「骑士」是不会离开主人的。」


梦里的他。


泪水从眼角溢出,夕阳正在下沉。


「——」


人死了就会变成灵魂。


灵魂可以到处飘荡,无论多远的地方,都可以去到。


——电话在响。


夕阳还剩一点留在地平线,它努力地燃起最后的光辉。


——门被打开了。


「——小姐!」


啊啊,是时候,说晚安了呢。


因为,月亮从另一边升起了哦。


END

======================




评论(3)
热度(84)

© SCP-???-死んだ-突破收容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