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乙女/小排球/小英雄/MM/RPG/OB11/ES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AOTU」もし、そんなに

「AOTU」もし、そんなに

-乙女向-

-安你雷-












1.

九月,开学。


社交软件里的同学群十分热闹,你无暇关注,默默地点击退出登录,打开音乐播放器,插上耳机,换好签字笔的笔芯,摊开作业。


三点之前写完,开始。


2.

你没什么朋友。


准确的说,是没什么知心朋友。


你人际关系很好,在校内也有着学生会部长级的职务。大家都喜欢与你公事,你也很愿意帮别人做事,当一个牢骚垃圾桶。


但,似乎没有人愿意听你发牢骚,也没有人愿意倾心帮你做事。


3.

班上来个两个转校生。


一个叫安迷修,一个叫雷狮。


作为「幕后班长」的你,理所应当一般被老师任命为了这两人的引导员。


一天下来,你发现这两个人不仅是资深的中二病患者,还是十分彻底的一对冤家。


「小姐,请问一下,这里——」


「嘁,规则什么的,麻烦死了。」


4.

你和安迷修、雷狮再无什么交际,只是偶尔会在回教室的时候打个照面。


你的学习成绩还不错,也是班上少有的美术生。


周一到周四下午的美术课已经成为了你生活的一部分,为了美术课不吃晚餐,似乎也成为了习惯。


什么时候起桌下出现了手制便当?


还有经常在放学路上来找你麻烦的小混混也失去了踪迹。


5.

独自度过的晚自修前,依旧很无聊。


周六要照常上课,这就意味着周五要上晚自修。


没有人来主动约你去食堂吃饭,待教室里人音散尽,你独自坐在窗边,钢笔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混杂着操场上女孩子们嬉笑的声音,让你不禁往窗外望去。


「我说,明天我们去书店吧!」


「诶——可是那家店要转几趟电车呢。」


如果说这就是友谊的话?


那么我也是真想拥有那么一点点呢。


6.

「啊······小姐。」


安迷修端着熟悉的便当盒,在即将跨进教室的那一刻停住了。


漂亮得过分的绿色眼睛中充满了尴尬与惊讶。


「小姐······今天没去上美术课吗?」


今天是周三,但美术老师有事没有来学校,你就像每个周五那样独自留在教室里写着当天的作业。


并不是美术生的安迷修当然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他像以前那样做好了便当,踩着时间回到教室,以便将盛满便当的便当盒放到你的桌子下。


「啊哈哈······真是抱歉呢,在下私自为小姐准备了晚餐······」


少年的脸颊袭上一层红晕,用左手挠了挠后脑勺。


「但是,如果小姐不嫌弃的话,请务必继续接受在下的便当。」


完全,没有理由拒绝啊。


7.

难得和同学邀约着一同去了书店,心满意足的你在小巷的岔路口挥手和她们告别。


夜色漫上街头,小巷内年久失修的路灯闪着昏黄的光。


远处突然出现的黑影让你心头一紧。


「所以说,女孩子晚上就不要走这么暗的小巷啊——」


还没等远处的黑影朝你逼近,另一个黑影就与你擦身而过,远处的黑影就这样被打倒在地。


雷狮不耐烦地活动着手关节,发出「咔咔」的声音。


确定倒在地上的那家伙不会再站起来后,他转身看向了你。


「······死女人,长点心行不行啊,天天被这种人缠着欺负还没长教训?」


雷狮重重地敲了一下你的额头。


「我就住在这附近,下次要是我再看到这些家伙欺负你,我不收拾死他们。」


说着,他就走开了。


少年的深蓝紫色眼睛,藏着深邃的星辰大海。


8.

「小姐——走咯?」


「还没收拾好啊——?真麻烦,慢死了。」


听到两人的催促声,你加快了手上收拾书本的动作。


「恶党,你别一天到晚都带着你的弟弟他们到处招惹人了,这对学校和我们班的影响都不好!」


「嘁,所以说白痴骑士就是白痴骑士,是那些人先找过来的好吧?」


「好啦——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交流吗?」


你被夹在两人中间,笑着说道。


如果说这就是友谊的话。


你想起了那天在窗边看到的景致。


那么,真的很值得去珍惜、铭记一辈子呢。


9.

五月,毕业。


校道边的樱花开得比往年都要繁盛,清风拂过,带走一阵欢笑和泪水。


10.

毕业照。


三个人的身影还是那么显眼。


「小姐,毕业了请不要忘记了在下,当然,恶党我是绝对不忘的。」


「哼,女人你要是敢把我忘了,我可不介意天天跟在你后面啊——彼此彼此,白痴骑士。」


「怎么可能会忘呢?我们,可是一辈子的朋友啊。」


如果这就是友谊的话。


那么忘记了所有事,也不愿意忘记他们呢。


END


=============================

大家好,这里是死んだ。

这篇文章有一部分是改编于死んだ本人自身经历过的事,文中的「你」和现在的死んだ一样,没有知心朋友,在学生会当着部长,在班上当着幕后班长,周六要上课,有美术课的日子不能吃晚饭,有着两个十分要好的男性朋友,会给你的桌子下塞晚餐,会和你一起回家。

我真的十分感谢他们,这篇文也算是我的一个寄托吧,希望我毕业以后也不要忘了他们,也希望他们不要忘了我。



by死んだ  17.10.21晚7:20

写于家中



谢谢喜欢我的你们!!



评论(3)
热度(167)

© 昼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