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重度抑郁症患者

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刀乱/全职/宝石/文野/ES/原创/声优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AOTU」病名は愛だった

「AOTU」病名は愛だった-安迷修X你











-発熱が死因 然れば早期に-

-躊躇すべきだったと知る放火犯-

「我喜欢她。」


「我喜欢他。」


「喜欢到不敢去看她的脸。」


「喜欢到不敢在他面前路过。」


「可是她讨厌我,她看到我就会转身走开。」


「可是他讨厌我,他看到我就会将头扭向一边。」


「可我还是好喜欢她,喜欢到已经成为了「病」」


「可我还是好喜欢他,喜欢到已经成为了「病」」


「欲火让我高烧不退,昏迷前我还一直想着她。」


「欲火让我头痛欲裂,失去意识前我还一直想着他。」


死于发烧 所以纵火犯对理应踟蹰不前早就心知肚明。


-貴方の背中に滲んでく涙痕が-

-枯れそうもないのはどうしてなの-

「我得了一种名为「爱」的病,这导致我下身瘫痪,只能待在病床上,动弹不得。」


「我得了一种名为「爱」的病,这导致我手臂腐烂,只能靠着绷带和药物度过每一日。」


「我故意将病床移到了窗边,因为这样每天都可以看见她坐着轮椅来到医院的庭院里。」


「我故意让护士推着我的轮椅将我送到医院的庭院里,因为这样每天都能看到他在窗边望着远处的楼房。」


「好想看看她的眼睛。」


「好像看看他的脸颊。」


「「喜欢」到一日不见就会哭泣不止。」


「「喜欢」到终日以泪洗面。」


渗透进你脊背的泪痕。


为什么丝毫不见干涸呢?


-病名は愛だった-

「很痛苦,「爱」让我失去了双眼。」


「很痛苦,「爱」让我失去了触觉。」


「医生说,这种病,需要我喜欢的她的「爱」来作药方。」


「医生说,这种病,需要我喜欢的他的「爱」来作药方。」


「但她看到我这副样子一定会更加讨厌我吧——我流下的眼泪已是血泪。」


「但他看到我这副样子一定会更加讨厌我吧——我说出的每一句话已被鲜血取代。」


病名为爱。


-赤い糸を固結び-

-故に首を絞め合う患者達-

-呼吸が出来ない-

-然れど解けない-

「我差点窒息而亡,医生为我插上了供氧机,他告诉我,要是我再不得到她的「爱」,我就会死掉。」


「我差点没能在监护室醒来,护士为我取来了供氧机,她告诉我,要是我再得不到他的「爱」,我就离死不远了。」


「不是错觉吧,脖颈处有一缕缕丝线缠绕着的冰凉触感。」


「不是错觉吧,我看到我的手上缠绕着一缕缕粉色的丝线。」


「我很幸福,她和我在同一家医院——她爱的不是我——我给自己注射了麻醉剂。」


「我很快乐,他和我在同一家医院——他爱的不是我——我给自己注射了麻醉剂。」


将红绳紧紧相系。

于是脖颈交缠的病患们。

气息奄奄。

却无法解开。


仰仗背道而驰的麻醉剂求得苟存。


-美しい嘘に騙されて-

-会に合わぬ花に成り果てて-

「我从外面的世界的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再出现她的身影。」


「我结束与护士小姐的谈笑,突然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再出现他的身影。」


「不会的吧?「我爱她」。」


「骗人的吧?「我爱他」。」


「但她爱的是其他人,不是我,不是我。」


「但他爱的是其他人,不是我,不是我。」


「已经无法见面了。」


「再也见不到他了。」


陷入美好的谎言。

沦落于永不相见的花朵。


-息も絶え絶えな恋心-

-その死に目を綴った-

「我已经衰弱到无法独自起身进食,她的笑容不再是我心中的振奋剂。」


「我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的温柔话语不再是我心中的兴奋剂。」


「不再有恋慕之人的日子,异常空虚。」


「不再有所爱之人的日子,异常恐怖。」


「心中的那份空虚,已经没有东西再来填补了。」


「心中的那块空白,已经没有色彩再来填补了。」


「在死前,忘掉她吧。」


「在死前,忘掉他把。」


「嘟————」


「嘟————」


恋慕之心日渐衰竭。


终于闭目而终。







「天堂,会有她吗?」


「天堂,会有他吗?」


病名は愛だった

病名为爱




==END==

=================================


评论(4)
热度(112)

© 死ん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