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乙女/小排球/小英雄/MM/RPG/OB11/ES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AOTU」世界の孤独を

「死在自己所爱之人的手中,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神经末端感知到腹部的剧烈疼痛,我瞪大了双眼。


紧接着,神经再次向我发出红色警告,刺入腹中的两把尖锐之物捅穿了我的背部,疼痛再次加剧,滚烫的鲜血以我足以感知到的速度狂涌上来,从口腔喷溅而出。


真是活该啊。


随着尖锐之物的抽离,我无力地瘫倒在地,耳边嗡嗡作响,眼前除了因即将死去而出现的数据方块和走马灯外,还有那个在这之前我一直追寻着的身影。


好可惜,不能等到你对我微笑的那一天了呢。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向他微笑。


————再见了,骑士先生。



这是我存活于这个世界上,最后感受到的孤独。



「世界的孤独」



我没有朋友。


因为我的存在感很低,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我。


在这个残酷的「凹凸大赛」也是如此,尽管我的元力技能算不上很弱,还是个可以信得过的战力,但还是没有人能够注意到我。


在遇见那个人之前,我的「世界」一直都是「孤独」的。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我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的大赛排名和积分都高出我不少,而是因为我曾经被他救过。


但他并不知道他救了我。


虽然他的冷热流差点伤到被魔兽逼到角落的我,虽然他知道最后也没有注意到我。


我还是那么喜欢他。


我想要跟在他身边,但我害怕他拒绝,于是「存在感为零」这个曾经让我发愁不已的「特性」帮了我。


就算我跟在他背后一天,他也不会发现我;就算我在他猎杀魔兽时用技能帮了他一把,他也只会疑惑半晌,然后忘之于脑后。


但没过多久,我的行动就被某个不知名的参赛者发现了,并被扭曲成「我跟在安迷修背后只是为了找机会杀掉他」,最后被安迷修知道了。


「在下原本以为小姐你只是仰慕在下而跟在在下后面助在下一臂之力,没想到事实竟然如此残酷。」


他在动手前这样说道。


我无法辩解,因为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式去解释这件事。


把我对他的感情告诉他吗···?不,那样只会招来更多的嘲笑与怨恨吧。


或许从最开始,我就不该拥有这样的感情。


或许我的「世界」本该永远「孤独」下去。


但我选择了放弃我原本的「世界」的「本质」。


就像是化学实验中发生了爆炸悲剧一样,安迷修就像是那个错误的药品,一发不可收拾地改变了事件的结果。


要是我不遇见他,现在的我是什么样的呢?


化作数据之前,我一边流下苦涩的眼泪,一边这样问着自己。


啊啊,果然我还是爱着您啊,骑士先生。


「孤独世界,世界孤独」


END


==================================

是刀子呢【笑】






评论(3)
热度(58)
  1. 🍓一颗杜松树树树树树🍓昼鸦 转载了此文字
    死んだ

© 昼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