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极度消极且泪点低一言不合就放负能自杀的非人类

乙女/小排球/小英雄/MM/RPG/OB11/ES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AOTU」ヒバナ

-孤黙する声に目眩とモノトニー-

又是无聊的一天。

我现在所能够做的就是点上一杯白水,从铁架上抽出一本过期的杂志,装作沉迷于杂志里的那些流言碎语中,打开手机,悄悄翻看那个人的动态。

这是被称为「单向恋」的「喜欢」。

我不知道是否很多人和我一样抱着这种可悲的心态去喜欢一个人,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现在已经差不多感到厌烦了。

我向来做事三分钟热度,就像玩腻的玩具一个不留神就会将其丢弃一般,但我却对「喜欢一个人」这样的事情有着不一般的耐心,或许这个人是我十六年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人?或许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甜蜜的酸楚?

原因不明,无药可医。

「告白吧」「告诉他你的心意吧」「喜欢他」「很喜欢」「······」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停地在我的脑中重复回放,有时我甚至会觉得这是一个人故意在我耳边这样说道。

回响的声音使人感到烦厌乏味。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明明知道不会有「结果」的我得心中燃起了不知名的希望。


-冗談ばかりね?あっはっは-

没有人目睹我的这场「壮举」。

「安迷修,我喜欢你。」

「······抱歉,这位小姐。」

准心对准了对方心脏的枪械被一把利刃砍倒在地,树林中的我们谁都没有接下一句话——是他先以「上课即将迟到」的借口离开的。

是这样的。虽然我也早就预见如此结局,但脆弱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在微微疼痛。

不知道是谁将此事从何处得知,我们班大部分人很快便知道了这件事,依然如同我预料一般,这件事在疯传了一段时间后,就被淹没在其他八卦杂文当中不知去向了。

「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我听安迷修班上的女生说,安迷修虽然对什么女生都温柔体贴,但对于你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有些······反感······」

午饭时间,坐在我对面嚼着米饭的同桌小声对我说道。

这都是在开玩笑的吧?啊哈哈。

我,是何种性格?


-嗚呼、厭 「そんなわけないや」-

垃圾桶里扔满了废纸,上面全是我觉得不合格的「情书」。

安迷修是何等优秀,又是何等受全校女生的欢迎,我是知道的。

像我这样抱着「单向恋」的心态去喜欢他的女生不在少数,可以这么说,全校的女生,除了老师外,几乎都对他有那么一点点小心思,但做出实际行动的,实在是寥寥。

买好粉色的枪支和心形的子弹,上好的黑色油漆和油漆刷,一切都是我想的那样完美。

但当我将枪抵在他的胸口时,他露出了预示着我即将「成功」的微笑。

然后——将我的世界粉碎了。

啊啊,讨厌呀 「不可能这样的啊」

是否该放弃?冰冷的夜晚,我看着放在桌上伤痕累累的粉色手枪如此问着自己。


-不甲斐ない 愛を愛したくないの?-

-もっとちゃんと痛くしてよ-

啊啊,是时候该放弃了呢。

我苦笑着站在镜子前——这就是我,双眼无神,眼袋下有着显眼的黑眼圈(不知道是昨晚熬夜得来的,还是曾经一层一层累积起来的),黑色的短发在没有扎成马尾前杂乱得我自己都看不过眼。

不想再看着这样的自己,我飞快地洗漱完毕,穿好制服,逃也似的离开了家中。

「······喂,我说啊,你真的愿意就这样结束吗?」

学校里,同桌将我昨晚遗忘在桌肚里的手机递还给我,屏幕亮起,安迷修的侧脸映入我的眼帘——这是我找同桌要的,每周周四,我们班和安迷修的班级都会一起上下午的第三节体育课,这张照片就是她那时拍的。

「你现在对他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呢?是曾经的爱慕,还是已经转变为了路人?还是说,你因为告白一事已经开始憎恨他了?」

我不知道。

这种事情,「我这种性格」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啊。

真不中用不想再去爱着这份感情吗?

那就给我更深地感受这份痛苦吧。

痛得笑不出来那样一定会很快乐呢。

我笑了起来。


-「未完成」だって何度でも言うんだ-

-NOを空振った愛の中で-

毕业了。

我和同桌一边说笑,一边朝拍毕业照的地方走去。

「喂···那个不是······」

「?」

同桌指向不远处,我疑惑地向那边看去,还没等我看清楚那是谁,同桌所指的目标人物就与我擦身而过。

安迷修。

他今天穿的是学校发放的白衬衫校服和黑色长裤,搭配他179cm的身高,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是帅气。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在看他,偏过头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朝我挥了挥手。

说起来,我都不得不对自己这一年多来的变化感到惊叹。

我最终没有放弃那段「未完成」的恋情,但却在同桌的建议下调理起自己的生活,投身于高中的紧张学习中。

我没有盲目地去追求他了,我的目标是,追上他,让他看看我的背影。

我「溶解」掉了过去的自己。

我考上了我理想的大学,顺带一提,和年级第一的安迷修一所学校。

即使多少次说了「未完成」。

身陷结果只落得一声NO的爱情之中。


-終章-

「···安迷修前辈?」

「请小姐收下在下的心意吧···?」


正中靶心,双方都是。


「哇想起高中的时候安迷修你还拒绝过我呢?」

「···!还请小姐务必忘记那时的在下!!是在下的不对!!」


-END-

=========================================

大家好,这里是死んだ,隔了这么久终于把文挤出来了,十分开心,顺便语c那边也绑了两个专!一个卡卡和一个安哥,以后可以随意磨皮了!!


我为什么会写ヒバナ这首歌的曲文,可能是因为我看完读然爹的手书有感而发?开玩笑的,我这两天跟老妈回璧山,除了写作业画画就没动过笔,手痒得要命,然后正好听到这首歌,就想着“一定要写出来啊”,就这样打了两天的腹稿,终于在今天写出来了。


那么希望各位看官喜欢吧!!!




评论(3)
热度(54)

© 昼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