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患者,自我控制中

是一个没人关心没人爱的智障

文野/刀乱/凹凸/日式RPG/ES沉迷中

*专注乙女粮三十年

「ねぇ、俺が死んだら言ったら.」

「それはよかったですね.(笑)」

【文豪野犬】妖怪纪事 ②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


Ver.织田作之助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你拿着扫帚站在庭院里,望着神社横梁上的风铃发呆。风铃在夏日独有的微风里摇曳,不时发出「叮」的响声,惊得周围觅食的麻雀一哄而散。


这是你接手这个名为「犬山」的神社的第二年,也是你成为巫女的第二年,或许这个神社上一代的巫女口碑不是很好,也或许是神社供奉的神明是据说很不吉利的「犬神」,来这里参拜的人一直都是寥寥。


但如此境况,就给附近的妖怪们制造了来访的机会。


「啊,狐妖先生,今天也来了?油豆腐和清酒已经热好了哦。」


狐妖太宰治已经连续几天前来造访了,你照例给他准备了一碗新鲜的油豆腐和刚从山下送来的清酒,和他闲聊一会儿后就准备进屋午睡了。


「啊对了巫女小姐,有件事我想请你留意一下。」


「诶,只要我能办到的。」


「没问题的,是某只妖怪方面的事。」


太宰治咽下最后一块油豆腐,看向神社前厅里摆放着的犬神雕像。


「嗯~是犬神啊,那就好办了。听我说哦,巫女小姐,我的一个犬妖朋友最近失踪了,不出意外他应该是你的神社里侍奉的妖神,请务必留意他的去向,要是他出现在了神社附近,一定要让他留下来,三途川那边有些恶鬼想要他的命,他要是死了你的神社可能也不保了,明白吗?」


「嗯,我会的。」





下雨了。


你坐在台阶上,有些心神不定地吃着河童带来的鱼干。雨异常的大,风铃在狂风中被任意摆布,絮乱的铃声让你的神经更加紧张——要发生什么事了。


「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那是——!


几只恶鬼突然冲了上来,你阻挡不及,眼看就要被恶鬼侵蚀,一个高大的影子挡在了你面前。


「区区恶鬼。」


恶鬼所导致的腐臭气息瞬间消失,你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位有着犬耳和犬尾的男子——犬神。


「嗯?巫女小姐你没事吧?太宰已经把事情给我说了,怎么说呢,留在这里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他将你扶了起来,然后坐在了榻榻米上。


「在下是犬神,织田作之助,是守护了这个神社上百年的妖神,刚才惊吓到小姐,真是万分抱歉。」


「啊······没事的······你这次又要走吗?」


虽然你不知道这位犬神是否离开了神社许多次,但你还是这么问出了口。


「嗯······太宰那家伙告诉我巫女小姐你守护这个神社很辛苦啊,既然与妖神界没有什么重大关联的你都如此,我就更不应该离开了,对吧?」


「至少······守护神社和小姐你,一辈子吧······」


-And yellow leaves of autumn, which have no songs, flutter and fall there with a sign-


后来,这座神社不知道什么原因,永远消失了。


有传闻说是地震导致山体塌陷,将神社永远埋在了地下,包括守护神社的巫女,也有传闻说是守护那里的妖神触碰了妖神界的神条收到了天谴,神社也没能逃过一劫。


但你永远都记得,那一天,为了保护你而被侵蚀的他,最后那张依然温暖的笑脸。


END.


=========================================

还剩安吾啦!!!


老早想写织田的刀子结果一直没机会X犬神为了保护巫女而死,也可以说成现实中的犬为了保护主人而死,犬真的是很衷心很不可思议的生物啊。


哭着写完的,讲真,他们真的觉得抑郁症治得好吗?当初叫我停药的人是谁?真的没意思,不懂就不要乱说,虽然你们你们是大人但从来没有经受过我的痛苦。

评论(1)
热度(26)

© 死んだ | Powered by LOFTER